写单人合集中,大概需要个六七年

随手写写。
不接受ntr

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站外站内都不行。


生性淡薄。

别惹我,超级凶。


by.青禾暖阳

【韩叶】戟——1

✘之前说的那个韩叶梗,我来写了,名字跟正文没啥关系,别被误导了
✘世界设定很迷,各位不要太过深究了
✘ooc与私设见谅
✘如能入眼感谢喜欢

“韩文清你给我等着!”昏暗逼仄的巷尾处,几个衣着昂贵的小孩儿满身都是青紫的伤,其中伤得最狠的一个捂着自己脸颊恶狠狠地道。

被称作韩文清的孩子站在他们对面,身上也是狼狈不堪,但是却没有多少伤痕,想来身手也是相当不错的。韩文清皱了皱眉,他天生就是一副正气凌然但是偏凶的长相,小小年纪就初显棱角,这一皱眉再加上刚才毫不留情的武力威慑,对面几个胆子小点儿的竟然直接开始掉金豆豆了。

那个领头的倒是不怂,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就转身走了。他那几个看着像是小跟班的看了韩文清一眼,然后抖着身子踉踉跄跄地离开了。

“我家就算再怎么落魄也轮不到你们这群人议论。”他静静地看着他们走到巷子口才开口说话,脸上依旧没多少表情,他一向不会因为这种人而浪费情绪,但嘴里的话确实丝毫不留情面“况且再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我们现在没死,你们也称不上什么好马。”

“韩文清你!”那个领头的男孩儿转过身,脸上蛮是愤怒,他抬起胳膊似乎是想出手,但是被旁边的人伸手拦住了“吕哥算了算了,不跟他这种人计较。”

韩文清瞟了那人一眼,扯扯嘴角露出一个笑“我这样的人?”

那人当即打了个寒噤。

“是你们先招惹我的。”韩文清弯腰捡起地上的铜制吊坠攥住,眼神极冷“别有下次。”

“哈哈哈哈我可真是好怕啊。”吕晓夸张地笑了几声,然后也冷了“不可能。”

韩文清转头看他。

“那就再来。”

“少爷您回来了。”张管家对着韩文清躬身道,恭恭敬敬的,好似没有看到韩文清身上打斗的痕迹。

“张管家。”韩文清对他点点头“我父亲呢?”

“在内厅等您。”张管家伸手。

韩文清抬起的脚顿了顿“知道了。”

韩父韩栩跟韩文清并不像,他一个征战沙场染了不少人命的大将军生着一副温润如玉的长相,敛去那股煞气后说是教书先生都有不少信。据说娶到韩母这张脸有很大功劳,虽然现在鸾素琴已经去世了。

“我跟你说过不要跟外面那群人计较。”韩栩看着进门的韩文清道。

“父亲。”韩文清弯身拱手。

“你就不能听点我的话吗?”

“我很听父亲的话。”韩文清面不改色。

“那就别跟那群人多计较。”

“……”韩文清垂首盯地面,没说话,摆明不接受这个要求。

“你知道族里的人说要怎么惩戒你吗?”

“知道。”韩文清握了握垂在右侧的拳。

“他们跟你说过了?”韩栩皱眉。

“没说。”

韩栩听言一把扯过韩文清,将他背对自己然后把衣衫扯开。

鞭子的痕迹清晰地盘旋在少年尚且稚嫩的后背上,呈现出一种可怖的狰狞。

韩栩动作一顿,身上收敛着的气势一点点四散开来。

“他们竟然敢给你动私刑?”

韩文清挣脱韩栩的手臂,没因为这难得的温情而感动。

“不算私刑,儿子毕竟是违反家规了。”

“那也不该受如此刑法。”韩栩冷笑,眉宇间的寒意几乎凝为实质。

“父亲。”韩文清抬首看他,清亮的眸子里坦坦荡荡,没什么别的情绪“您何必这么说。”

“……”

“你不该这样。”韩栩叹了口气,率先转移了视线。

“天性。”韩文清不咸不淡。

“哪儿来的天性,我们韩家人可没有你这种倔性子!”韩栩闭了眼睛沉声道。

“韩家人没有,父亲身上总是沾了的。”韩文清抬手倒了一杯茶递上去。

“那也没你这么狠。”韩栩接过。

“大概是随了母亲吧。”韩文清摸了摸那青玉茶壶,脸上流露出几分称得上是柔软的东西。

韩栩顿时感觉口中的茶苦到心肺了,他咽下去,没再开口。

直到韩文清准备离开,韩栩才看着韩文清垂在腰侧的东西缓缓开了口。

“你母亲的事,我也无能为力……”

“我知道。”韩文清背对着韩栩点了点头“我不怪您。”

……

怎么可能不怪。

韩栩撑着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往日里身上的那股意气全然散去,流露出一种沧桑的无力感。

“收拾收拾吧,你该回军校了。”

“知道了。”韩文清转身对着韩栩颔首,然后关上了内厅的门。

“唉……”

“少爷,我们到了。”张管家侧身掀开帘子对着闭目养神的韩文清低声道。

“嗯。”韩文清朝他点点头,然后起身下去。

“哟,这不是韩大少爷嘛,怎么你这韩式军家的独苗苗还要跟个小姑娘似的坐架子啊。”

韩文清转头看人。

“吕晓。”

“韩大少爷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贵人多忘事呢。”吕晓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看得韩文清直皱眉,要不是想着在学校门口他能直接给这阴阳怪气的孙子一拳 。

“我记性好。”

“真巧,我记性也不错。”吕晓笑嘻嘻地伸手去搭韩文清的肩。

韩文清侧身避开这只手“可惜脑子不行。”

吕晓的表情有些崩了。

“韩文清你这么说话就不好听了啊。”他沉着嗓子,脸上的笑带上了几分恼怒。

“总比你这么阴阳怪气的要好。”韩文清转身就走。

“呵。”吕晓动动手指,却被一旁的张管家伸手臂拦了下来。

“吕少爷,我家少爷说话有点直,您不要太计较了,伤了和气可不好。”张管家敛眸,温顺又强硬。

吕晓的脸色更不好了。

“吕晓。”韩文清停步“既然入学了,好好学习才是正道。”

“自然。”吕晓拨开张管家,皮笑肉不笑地道“毕竟学好了才能把你拉下来啊。”

韩文清转头。

“不可能的。”

“谁知道呢。”

“那你加油。”

“……”

“我谢谢你啊。”

tbc.

吕晓剧情可能还会有,他虽然是挺阴阳怪气的,但其实不坏。

评论(6)
热度(21)

© 写单人合集中,大概需要个六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