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单人合集中,大概需要个六七年

随手写写。
不接受ntr

未经允许不可转载。
站外站内都不行。


生性淡薄。

别惹我,超级凶。


by.青禾暖阳

鲜衣二章手稿完工,外加山河的片段节选。

大家提前猜猜叶叶还在宫里的时候陪着的书童会是谁?

『翔叶』鲜衣-1/假不良与真大佬的爱情故事/bu

    〖少年与爱永不老去,即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衣。〗

校园向/青梅竹马/双向暗恋/双学霸/假不良与真大佬的爱情故事

  正值盛夏,热气烘烤着大地升起几缕被阳光照成金色的烟,尘灰弥漫,蝉声此起彼伏惹人心烦。尚在学校里学习的孩子们叫苦不迭,却也无奈,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兴致缺缺。

  邻桌扔过来的纸条都没兴趣看直接塞进桌子里,得到那人的一眼瞪视才不情不愿地掏出揉成一团的纸条展开,粗略地看了几眼从笔袋里抠出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几个字趁老师背过身时扔过去,哪想一转头见到了班主任,两个熊孩子立刻僵住了。

  班主任对着群学生也是无奈极了,给了一个眼神警告也没戳破。对着...

娘子is rio!!!

安稳

今个儿花儿爷过生,最近杂七杂八的事儿太多都给忙忘了,罪过罪过。

上一次看盗墓是什么时候已经忘了,暑假之余翻了翻沙海跟藏海花,回首看去,记忆模糊得好像沾了墨的纸团掉入清水后晾干的样子,情绪倒还在,那群人至今都是我不算精彩的上半生中给我带来传奇的存在。

他们就是传奇啊。

花儿爷在我心里算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比起大众所喜爱的黑花我更喜欢花邪一点儿。花儿爷这一生过得太苦了,唯有对自己的发小吴邪跟秀秀还能存着那么点儿旧时的感觉,不必让他一生过了大半回首看去尽是苍茫,他累了,能找个安稳的地儿歇歇就好了。

太苦了太苦了,但是人生苦短,命运之下又能如何,合该花儿爷,包括盗墓的全员都有反抗命运的勇气,...

不朽

我一向情感都淡泊的很,喜欢东西也不能太长时间。

叶修不一样,我不敢说我有多喜欢他,我甚至都觉得自个儿没资格说喜欢他。

但我是真的佩服他,对于此等温柔强大,历经世事沧桑后仍能对世界满怀热忱的人物,于我而言是阳光一般的存在,沉下心认真来说,我对他满心满眼的全是敬佩之意。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这句话,于他不需要“愿”。

叶修的一生足够精彩,无论是三连冠的曾经,一手组建新队夺冠,还是那些年一个人抗的苦于累,背井离乡闯荡。都是他的经历,我能说我为他所遭受的困境与对待而心疼,但我不会去剥夺。那是他的一生,因为有了这些才铸就了这样的他。

我不认为叶修生来就这般优秀,他的优秀是一次一次锻...

想写个喻叶校园,叫资本,老师叶学生喻。

“你拒绝了我,说我还年轻不懂事。”

“后来又说年轻是资本。”

深更半夜的突然想起以前待过的一个全职群里的写手,叫风风,当我我与她还有默默数数算是比较活跃的人,印象最深的大抵是某一次连麦的时候,风风在那里读全职我在这里嚎歌,数数跟默默一边几乎崩溃一边坚强的在里面带着。
后来某一天群里热闹的时候我看到她有点丧,就开口问了一下,但是问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数数后来跟我说她把我给屏蔽了啊,我当时还有点懵,还以为是朋友之间的玩笑话。
后来便是退圈退群,如今也见不到她,也不知道她人怎么样了。

瞎扯淡

为什么一个牛逼师父一定要有一个牛逼的徒弟?
我喜欢日常划水摸鱼,超有正义感阳光开朗的聪明小徒弟和面对徒弟超级护短温柔的威武霸气师父,的搭配。
江湖人士:想不到武功第一的尊主徒弟居然如此废柴,成天就知道玩,身手不好还喜欢学人行侠仗义。
师曰:我已经够厉害了,干嘛要我徒弟那么拼命?再说了他愿意行侠仗义有什么不好吗?就算惹了什么人也有我护着。
江湖人士:……
徒弟:师父父——!
师曰:嗯乖,师父带你出去玩。
徒弟:好!
爆炸心动

师父:乖乖练武
徒弟:不要嘛
师父:那以后一个人出去了受伤怎么办
徒弟:不是还有师父嘛
师父:不要忽略一个人啊
徒弟:师父会不要我吗?
师父:……
师父:不会
徒弟:那不就行了,走师父我们去吃糖葫芦
【什...

胡乱写个置顶

【我去上学啦!】

这里青禾暖阳,幸识。

全职里主粉叶修,全员也有好感,觉得大家都很好。
盗墓里主粉吴邪,全员也爱,铁三角超棒。
其他杂七杂八的墙头不做赘述。

平日里写文大多cp向,但是其实超爱老友向。
性格不算好,比较冷漠,比较护短,平常还算冷静但也不是软柿子【?】。
亲友不多,下意识的会向着他们,人之常情,但真做错事了也不会说视而不见。

最近尝试新文风。

开学三,缘更,写文很烂欢迎意见。
谢谢您对我文的喜欢。

好像没了。
以后想到再补。
【2018.8.26.18.53】
偶尔把博客当日志 各位关注慎点。
【2018.8.26.19.11】
真的不混圈,只是平时写写文,没出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亲友的事...

【all叶】仗势欺人

✘ooc,私设
✘没想到居然没写完
✘跟上一篇隶属一个系列哈

  b市的齐家二公子最近回国了。

  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听说还是个音乐才子来着。

  这齐家说起来跟叶家还有点缘分,当年革命那会儿,叶家里大部分人都上了战场打仗,家里就剩下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以及刚刚产下一子的叶家主母。齐家就不大一样了,齐家是做生意的,钱这玩意儿在什么时候都有话语权,况且还是齐家这种家大业大的,齐家的主母跟叶家主母从小一起长大,不忍看着自家姐妹受人欺辱就一直明里暗里帮衬着,在那时可算是帮了叶家不少,后来战争全面爆发的时候征兵,叶家也是努力护着齐家。

  所以这次,叶修理所当然的被自家家老爹拉去参加宴会了。...

© 写单人合集中,大概需要个六七年 | Powered by LOFTER